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夏津恒越招商网 > 夏津文苑 > 正文

腊八蒜的味道

■(河北)王晓伟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饭桌上就多了一个小蝶,里面总是装有几瓣翠绿色的腊八蒜,吃起来酸甜可口,直到有一次,孩子问到:“爸爸,您就这么喜欢吃腊八蒜吗? ”,是呀,喜欢?这个问题听起来很是熟悉,拿起一瓣放入口中,细细咀嚼,慢慢地品尝着其中那久远的味道。

也是同样的场景,年轻的父亲、母亲和幼小的我坐在乡下的老宅中,桌上放有馒头、米粥、一盘炒土豆,对了,还有一个小蝶,里面盛有几头灰黑色的腊八蒜。香气扑鼻的炒土豆是我的最爱,就着馒头让我胃口大增,父亲却很少夹上几口,见他食用最多的还是那几头腊八蒜。每每吃饭时,父亲和母亲总是笑眯眯的盯着我看,母亲不时的来上一句:“多吃点,吃了好长高!”,父亲却一言不发,就着腊八蒜啃上几口馒头,然后就是憨憨一笑。我好奇的问父亲,问他是否喜欢吃腊八蒜,他又拿起一头,掰开一瓣放入口中,吃得香甜的样子笑着道:“你说呢? ”。

要说父亲与腊八蒜,还得要从更早时说起。父亲是个煤矿工人,按照生产需要每个月里都会早、中、夜三班倒,由于时间不固定,吃起饭来也是糊弄了事,母亲心疼他,怕他吃不好影响身体健康,就起早贪黑的给父亲做饭。时间久了,父亲发现母亲的手上开裂,猜测着是因为冬季腊月天里起早贪黑洗菜做饭的缘故,故此心疼不已。他从工友处寻来腌制腊八蒜的方法,本身尝试着用蒜和陈醋腌制,结果腌制出了灰黑色的腊八蒜。别看他腌制的腊八蒜颜色不佳,但看他吃起来却是一副非常香甜的样子。他要求母亲不要再起早贪黑,尤其是冬季里洗菜做饭,第二天把馒头腾一下,再带上几头腊八蒜,班前班中的饭食就这样解决了。

那灰黑色的腊八蒜要说味道,我觉得除了酸就没啥了。可父亲却如获至宝,就连平时的炒菜都吃得少了,阿谁小蝶自此就一直摆在了我们的饭桌上。母亲很是心疼父亲,既然父亲喜欢吃腊八蒜,她便到别处打听和学习腊八蒜的制作方法,买了白糖、米醋、白酒之类的作料,将蒜头一个个掰开,去皮清洗再密封腌制,一旬的时间后,翠绿色的腊八蒜摆到了餐桌上,吃起来香甜可口,父亲更是欢喜不已。当我再次问及父亲同样的问题时,父亲这次确定地告诉我:“喜欢! ”。

孩子拍拍我的手道:“爸爸,这腊八蒜真的那么好吃?看来您是真喜欢,不然怎么会吃得入了神儿呢? ”“哦,哈哈,是呀! ”我定神儿回答道。吃着眼前的腊八蒜,品尝着它酸甜的味道,回忆着那时看母亲为父亲腌制腊八蒜的身影,它的酸是父亲起早贪黑为了生活的艰辛忙碌和奔波,是为了孩子茁壮成长的辛勤付出;它的甜是父亲与母亲相亲相爱的情感,是如今的孩子成长为了父亲的样子,还有他那久远而浓重的腊八情怀。